画图恰似归家梦,千里河山寸许长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拼音版 辛弃疾诗词_城南实验中学

画图恰似归家梦,千里河山寸许长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辛弃疾的《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
原文翻译:
敧枕婆娑两鬓霜。起听檐溜碎喧江。那边云筋销啼粉,这里车轮转别肠。
诗酒社,水云乡。可堪醉墨几淋浪。画图恰似归家梦,千里河山寸许长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拼音版
jī zhěn pó suō liǎng bìn shuāng 。qǐ tīng yán liū suì xuān jiāng 。nà biān yún jīn xiāo tí fěn ,zhè lǐ chē lún zhuǎn bié cháng 。
shī jiǔ shè ,shuǐ yún xiāng 。kě kān zuì mò jǐ lín làng 。huà tú qià sì guī jiā mèng ,qiān lǐ hé shān cùn xǔ zhǎng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辛弃疾的诗词大全

《念奴娇(双陆和坐客韵)》 《临江仙(和王道夫信守韵,谢其为寿,时作闽宪)》 《水调歌头(题子似真山经德堂,堂,陆象山所名也)》 《满江红·送李正之提刑入蜀》 《一落索(信守王道夫席上和赵达夫赋金林檎韵)》 《六么令(用陆氏事,送玉山令陆德隆侍亲东归吴中)》 《满江红(和传岩叟香月韵)》 《蝶恋花(和杨济翁韵,首句用丘宗卿书中语)》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 《生查子·重叶梅》 《粉蝶儿·和赵晋臣敷文赋落花》 《霜天晓角(旅兴)》 《南歌子(新开池,戏作)》 《蝶恋花(席上赠杨济翁侍儿)》 《鹧鸪天(鹅湖寺道中)》 《清平乐·独宿博山王氏庵》 《满江红·送李正之提刑入蜀》 《婆罗门引(别杜叔高。叔高长於楚词)》 《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沁园春·带湖新居将成》 《江神子(博山道中书王氏壁)》 《玉楼春(有自九江以石中作观音像持送者,因以词赋之)》 《念奴娇·梅》 《定风波(再和前韵药名)》 《声声慢(隐括渊明停云诗)》 《鹧鸪天·鹅湖归病起作》 《水调歌头(送郑厚卿赴衡州)》 《蝶恋花(送祐之弟)》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贺新郎(和徐斯远下第谢诸公载酒相访韵)》 《水调歌头(和德和上南涧韵)》 《卜算子(饮酒败德)》 《浣溪沙(别成上人并送性禅师)》 《鹊桥仙(为岳母庆八十)》 《西江月(寿钱塘弟正月十六日,时新居成)》 《婆罗门引(赵晋臣敷文张灯甚盛,索赋。偶忆旧游,未章因及之)》 《鹧鸪天(晚日寒鸦一片愁)》 《踏莎行(赋木犀)》 《好事近(和城中诸友韵)》 《河渎神(女诫效花间体)》 《西江月(三山作)》 《太常引(赋十四弦)》 《满江红·汉水东流》 《声声慢(赋红木犀·余儿时尝入京师禁中凝碧池,因书当时所见)》 《行香子(云岩道中)》 《定风波(杜鹃花)》 《菩萨蛮(晋臣张菩提叶灯,席上赋)》 《木兰花慢·可怜今夕月》 《木兰花慢·席上送张仲固帅兴元》 《八声甘州·故将军饮罢夜归来》 《西江月·堂上谋臣尊俎》 《鹧鸪天(吴子似过秋水)》 《水调歌头·盟鸥》 《临江仙·探梅》 《满江红·汉水东流》 《水调歌头(寿韩南涧七十)》 《卜算子(修竹翠罗寒)》 《木兰花慢·滁州送范倅》 《一剪梅·中秋元月》 《乌夜啼(廓之见和,复用前韵)》 《菩萨蛮(题云岩)》 《菩萨蛮(乙巳冬前间举似前作,因和之)》 《一枝花(醉中戏作)》 《好事近(元夕立春)》 《临江仙(为岳母寿)》 《添字浣溪沙(三山戏作)》 《浣溪沙·泉湖道中赴闽宪别诸君》 《鹧鸪天(寻菊花无有,戏作)》 《新荷叶(徐思上巳乃子似生朝,因为改定)》 《西江月(题可卿影像)》 《八声甘州·故将军饮罢夜归来》 《菩萨蛮·送曹君之庄所》 《贺新郎(用前韵再赋)》 《小重山(茉莉)》 《水调歌头(将迁新居不成有感戏作。时以病止酒,且遗去歌者。末□及之)》 《清平乐·题上卢桥》 《永遇乐(送陈仁和自便东归。陈至上饶之一年,得子甚喜)》 《好事近·中秋席上和王路钤》 《鹧鸪天(徐仲惠琴不受)》 《婆罗门引(用韵答傅先之时傅宰龙泉归)》 《西江月(木犀)》 《洞仙歌(红梅)》 《水调歌头·和马叔度游月波楼》 《鹧鸪天(登一丘一壑偶成)》 《浣溪沙(常山道中)》 《武陵春·桃李风前多妩媚》 《新荷叶(再题傅岩叟悠然阁)》 《玉蝴蝶(追别杜叔高)》 《满江红(寿赵茂嘉郎中,前章记广济仓事)》 《定风波·暮春漫兴》 《水调歌头(即席和金华杜仲高韵,并寿诸友,惟酹乃佳耳)》 《水调歌头(赋传岩叟悠然阁)》 《鹧鸪天·送人》 《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 《木兰花慢·中秋饮酒将旦客谓前人诗词有赋待月无送月者因用天问体赋》 《瑞鹤仙·赋梅》 《临江仙·探梅》 《水龙吟(次年南涧用前韵为仆寿。仆与公生日相去一日,再和以寿南涧)》 《祝英台近·晚春》 《一剪梅·中秋元月》

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鉴赏

  这是一首送别词,主要是描叙元济之的离愁别绪的。词中没有写作者同元济之间的离愁别苦,这是本词和一般送别词的不同之处,也是它的主要特点。情调幽怨,相当动人。

  起句写元济之的衰老。元济之倚枕而卧,显得有些衰老。接以“两鬓霜”三宇,则其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之状可知。“起听”句写其生活无聊。谓其有时起来,走到廊下,谛听檐溜的喧嚣声,以消磨时光,排遣心中的郁闷,可见其生活的寂寞与孤苦。“那边”二句写其对家乡思念。欲写元济之思念家乡,先写家人思念元济之。这不仅使行文委婉曲折,更加重了元济之的思乡之情。啼粉,与啼妆同意,指薄拭眉下若啼之妆。而“玉筯消啼粉”,写其家人因相思而流泪,把啼粉都冲掉了。“这里”句,言元济之远游在外,日日思念家人,别肠如车轮旋转,无休无尽,则其思乡之甚可知。元济之如此思乡,很自然地就逗出了送别之意,从而点明了题旨。“诗酒”二句写元济之在外的生活。言其游历山水之间,并和友人聚会饮酒,结社赋诗,徜徉于水云之乡,生活似乎极为潇洒飘逸,其实内心是很凄苦的,故接下去说“可堪醉墨几淋浪”。可堪,为不堪、哪堪之意。“醉墨淋浪”,化用欧阳修“新诗醉墨时一挥。别后寄我无辞远”,言其挥笔写诗作画,醉墨淋漓,其间着一“几”字,隐含机会不多之意。结尾二句承“醉墨”而发,借画发挥;言其“归家梦”和其所作图画一样,在画图中能把千里河山收入“寸许长”的画幅之中,而“归家梦”也能转瞬之间实现,从而表达出立即送其“归豫章”之意。在此,以画作比,语新意丰,蕴藉含蓄,耐人寻味。

辛弃疾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初幼安,号稼轩,济南历城(今属山东)人。受学于亳州刘瞻,与党怀英为同舍生,号辛党。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兵南侵,中原起义军烽起。弃疾聚众二千,隶耿京为掌书记,奉表南归。高宗于建康召见,授右承务郎,任满。改广德军通判。乾道四年(1168),通判建康府,上《美芹十论》、《九议》,力主抗金并提出不少恢复失地的建议。乾道八年(1172)知滁州。淳熙元年(1174),辟江东安抚司参议官,迁仓部郎官,出为江西提点刑狱,调京西转运判官,差知江陵府兼湖北安抚,迁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五年(1178),召为大理少卿,出为湖北转运副使,改湖南转运副使。又改知潭州兼湖南安抚使,创建飞虎军,雄镇一方,为江上诸军之冠,迁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淳熙八年(1181)冬,台臣王蔺劾弃疾「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落职,卜居上饶城北之带湖,筑室百楹,以稼名轩,自号稼轩居士,自是投闲置散凡十年。绍熙三年(1192),起为提点福建刑狱,次年,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以谏官黄艾、谢深甫论列,丐祠归。所居带湖雪楼毁于火,徙铅山期思之瓜山下,家居瓢泉长达八年。嘉泰三年(1203),起知绍兴府兼浙东安抚使,于会稽创建秋风亭。四年,改知镇江府。开禧元年(1205),复以言者论列,奉祠归铅山。开禧三年,年六十八,葬铅山南十五里阳原山中。德祐元年(1275)追谥忠敏。平生以气节自负,功业自许,谋猷略远,然谗摈销沮,南归四十馀年间,大半皆废弃不用,故陈亮《辛稼轩画像赞》叹为「真鼠枉用,真虎不用」。其胸中古今,用资为词,激昂排宕,别开生面,不可一世。《宋史》有传。有《稼轩集》,又有《稼轩奏议》一卷,均佚。今人辑有《稼轩诗文钞存》。词有四卷本《稼轩词》及十二卷本《稼轩长短句》两种。《四库总目提要》云:「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于倚声家为变调,而异军特起,能于翦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迄今不废。」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悲愤,对南宋上层统治集团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艺术风格多样,而以豪放为主。热情洋溢,慷慨悲壮,笔力雄厚,与苏轼并称为「苏辛」。《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等均有名。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负不能实现而产生的消极情绪。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画图恰似归家梦,千里河山寸许长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鹧鸪天·送元济之归豫章拼音版 辛弃疾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cnsyzx.net/ju/2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