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拟行路难·其四拼音版 鲍照诗词_城南实验中学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鲍照的《拟行路难·其四
原文翻译: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
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拟行路难·其四拼音版
xiè shuǐ zhì píng dì ,gè zì dōng xī nán běi liú 。
rén shēng yì yǒu mìng ,ān néng háng tàn fù zuò chóu
zhuó jiǔ yǐ zì kuān ,jǔ bēi duàn jué gē lù nán 。
xīn fēi mù shí qǐ wú gǎn ?tūn shēng zhí zhú bú gǎn yá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鲍照的诗词大全

《代东门行》 《拟古·其一幽并重》 《拟古(十五讽诗书)》 《拟古(凿井北陵隈)》 《代放歌行》 《拟行路难(对案不能食)》 《拟行路难(秋思忽而至)》 《舞鹤赋》 《拟行路难》 《拟行路难·其四》 《代出自蓟北门行(羽檄起边亭)》 《芜城赋》 《赠故人马子乔(寒灰灭更然)》 《发后渚(江上气早寒)》 《拟行路难(奉君金卮之美酒)》 《代东武吟(主人且勿喧)》 《拟行路难·其四》 《拟行路难(泻水置平地)》 《学刘公干体(胡风吹朔雪)》 《拟行路难(洛阳名工铸为金博山)》 《代结客少年场行(骢马金络头)》 《拟行路难·其六》 《拟古(幽并重骑射)》 《赠故人马子乔(双剑将离别)》 《赠傅都曹别》 《拟行路难(璇闺玉墀上椒阁)》 《咏史(五都矜财雄)》 《代东武吟》 《拟行路难·其一》 《学刘公干体》 《代白头吟》 《拟古(束薪幽篁里)》 《代东门行(伤禽恶弦惊)》 《梅花落·中庭多杂树》 《玩月城西门廨中(始见西南楼)》 《梅花落(中庭多杂树)》 《拟行路难·其六》 《芜城赋》 《代出自蓟北门行》 《拟行路难(中庭五株桃)》 《代白头吟》 《赠傅都曹别(轻鸿戏江潭)》 《发后渚》 《代放歌行(蓼虫避葵堇)》 《咏史·五都矜财雄》 《拟行路难·其一》

拟行路难·其四译文及注释

译文往平地上倒水,水会向不同方向流散一样,人生贵贱穷达是不一致的。人生是既定的,怎么能成天自怨自哀。喝点酒来宽慰自己,歌唱《行路难》,歌唱声因举杯饮酒而中断。人心又不是草木,怎么会没有感情?欲说还休,欲行又止,不再多说什么。

注释“泻水”二句:往平地上倒水,水流方向不一喻人生贵贱穷达是不一致的。 泻,倾,倒。“举杯”句:这句是说《行路难》的歌唱因饮酒而中断。吞声:声将发又止。从“吞声”、“踯躅”、“不敢”见出所忧不是细致的事。踯躅(zhí zhú):徘徊不前。举杯断绝歌路难:因要饮酒而中断了《行路难》的歌唱。断绝:停止。断绝:停止

拟行路难·其四创作背景

南北朝时期,群雄割据,社会动荡。当时实行的是士族门阀制度,而鲍照出身寒微,他虽然渴望能以自己的才能实现个人的价值,但却受到社会现实的压制和世俗偏见的阻碍。于是常借诗歌来抒发他建功立业的愿望,表现寒门志士备遭压抑的痛苦,传达出寒士们慷慨不平的呼声,充满了对门阀社会的不满情绪和抗争精神。这种忧愤的情感发于作品之中,形成他诗歌的独特风格。

拟行路难·其四赏析

  这首“泻水置平地”是鲍照拟行路难》中的第四篇,抒写诗人在门阀制度重压下,深感世路艰难激发起的愤慨不平之情,其思想内容与原题妙合无垠。

  诗歌起笔陡然,入手便写水泻地面,四方流淌的现象。既没有波涛万顷的壮阔场面,也不见澄静如练的幽美意境。然而,就在这既不神奇又不玄妙的普通自然现象里,诗人却顿悟出了与之相似相通的某种人生哲理。作者运用的是以“水”喻人的比兴手法,那流向“东西南北”不同方位的“水”,恰好比喻了社会生活中高低贵贱不同处境的人。“水”的流向,是地势造成的;人的处境,是门第决定的。因此说,起首两句,通过对泻水的寻常现象的描写,形象地揭示出了现实社会里门阀制度的不合理性。诗人借水“泻”和“流”的动态描绘,造成了一种令读者惊疑的气势。正如清代沈德潜所说:“起手万端下,如黄河落天走东海也。”这种笔法,正好曲折地表达了诗人由于激愤不平而一泻无余的悲愤抑郁心情。

  接下四句,诗人转向自己的心态剖白。他并没有直面人间的不平去歌呼呐喊,而是首先以“人生亦有命”的宿命观点,来解释社会与人生的错位现象,并渴望借此从“行叹复坐愁”的苦闷之中求得解脱。继而又以“酌酒以自宽”来慰藉心态失去的平衡。然而,举杯消愁愁更愁,就连借以倾吐心中悲愤的《行路难》歌声,也因“举杯”如鲠在喉而“断绝”了。这里诗人有意回避了正面诉说自己的悲哀和苦闷,胸中郁积的块垒,已无法借酒浇除,他便着笔于如何从怅惘中求得解脱,在烦忧中获得宽慰。这种口吻和这笔调,愈加透露出作者深沉浓重的愁苦悲愤的情感,造成了一种含蓄不露,蕴藉深厚的艺术效果。

  诗的结尾,作者才吐出真情。“心非木石岂无感”,人心不是草木,不可能没有感情,诗人面对社会的黑暗,遭遇人间的不平,不可能无动于衷,无所感慨。写到这里,诗人心中的愤懑,已郁积到最大的密度,达到了随时都可能喷涌的程度。不尽情宣泄,不放声歌唱,已不足以倾吐满怀的愁苦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下面出现的却是一声低沉的哀叹:“吞声踯躅不敢言!”到了嘴边的呼喊,却突然“吞声”强忍,“踯躅”克制住了。社会政治的黑暗,残酷无情的统治,窒息着人们的灵魂。社会现实对于寒微士人的压抑,已经到了让诗人敢怒而不敢言、徘徊难进的地步了。有许许多多像诗人一样出身寒微的人,也只能像他那样忍气吞声,默默地把愤怒和痛苦强咽到肚里,这正是人间极大的不幸。而这种不幸的根源,已经是尽在言外,表现得很清楚了。所以,前文中“人生亦有命”的话题,也只是诗人在忍气吞声和无可奈何之下所倾吐的愤激之词。

  这首诗托物寓意,比兴遥深,而又明白晓畅,达到了启人思索、耐人品味的艺术境界。从作者的表达情感方式来说,全篇构思迂曲婉转,蕴藉深厚。明代王夫之评论此诗说:“先破除,后申理,一俯一仰,神情无限。”清代沈德潜评价说:“妙在不曾说破。”准确地指明了这首诗的艺术特点。伴随感情曲折婉转的流露,五言、七言诗句错落有致地相互搭配,韵脚由“流”、“愁”到“难”、“言”的灵活变换,这一切,便自然形成了全诗起伏跌宕的气势格调。

  沈得潜说,此诗“妙在不曾说破,读之自然生愁。”

鲍照简介

鲍照(412?-466)字明远,东海(今江苏省涟水县北)人。出身贫寒。因向宋临川王刘义庆献诗而受到赏识,被任为国侍郎。文帝时迁中书舍人。临海王子项镇荆州,鲍照又任前军参军,所以世称鲍参军。后临海王谋反,鲍照死于乱军之中。他生活在南北中国分裂,门阀士族当权的时代,一生关心国家命运,对刘宋王朝的政治深为不满。但由于「家世贫贱」而在宦途上饱受压抑。鲍照是宋代成就最高的诗人。他的诗歌思想内容较丰富,具有明显的社会意义。有些诗直接反映了人民在战乱和徭役压迫下的痛苦生活,表达了作者要求保卫国家的热烈愿望,和对士族门阀的揭露和愤怒抗议。但也有的作品流露了乐天安命、及时行乐的消极思想和感伤情绪。鲍照的七言诗和杂言乐府继承了汉魏乐府的传统又有所发展,具有感情慷慨奔放,词采新奇丰盛,音节激昂顿挫的特点。尤其是他的七言诗,对于当时诗体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南齐书·文学传论》说他「发言惊挺,操调险危」,这种独特的浪漫主义风格对于唐代诗人产生过重要影响。今传《鲍参军集》十卷。诗集的注本有黄节《鲍参军诗注》较完善。

鲍照创作以诗为主,今存204首。《拟行路难》18首,表现了为国建功立业的愿望、对门阀社会的不满、怀才不遇的痛苦、报国无门的忿懑和理想幻灭的悲哀,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贫寒士人的生活状况。少部分诗描写了边塞战争和征戍生活,为唐代边塞诗的萌芽。 

名句类别

人生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拟行路难·其四拼音版 鲍照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cnsyzx.net/ju/397.html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