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虞美人·听雨拼音版 蒋捷诗词_城南实验中学

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蒋捷的《虞美人·听雨
原文翻译: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虞美人·听雨拼音版
shǎo nián tīng yǔ gē lóu shàng 。hóng zhú hūn luó zhàng 。zhuàng nián tīng yǔ kè zhōu zhōng 。jiāng kuò yún dī 、duàn yàn jiào xī fēng
ér jīn tīng yǔ sēng lú xià 。bìn yǐ xīng xīng yě 。bēi huān lí hé zǒng wú qíng 。yī rèn jiē qián 、diǎn dī dào tiān mí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蒋捷的诗词大全

《贺新郎(题后院画像)》 《虞美人·听雨》 《梅花引(白鸥问我泊孤舟)》 《沁园春(次强云卿韵)》 《秋夜雨(蒋正夫令作春夏冬各一阕,次前韵)》 《女冠子(蕙花香也)》 《大圣乐(陶成之生日)》 《贺新郎·梦冷黄金屋》 《贺新郎·秋晓》 《洞仙歌(对雨思友)》 《燕归梁·凤莲》 《解连环(岳园牡丹)》 《最高楼(催春)》 《贺新郎(浪涌孤亭起)》 《喜迁莺(暮春)》 《瑞鹤仙(友人买妾名雪香)》 《瑞鹤仙(乡城见月)》 《少年游(枫林红透晚烟青)》 《贺新郎(梦冷黄金屋)》 《应天长(次清真韵)》 《喜迁莺(金村阻风)》 《尾犯(寒夜)》 《祝英台(次韵)》 《一翦梅(宿龙游朱氏楼)》 《虞美人(少年听雨歌楼上)》 《声声慢·秋声》 《梅花引·荆溪阻雪》 《齐天乐(元夜阅梦华录)》 《步蟾宫(春景)》 《木兰花慢(再赋)》 《贺新郎(约友三月旦饮)》 《糖多令(寿东轩)》 《南乡子(塘门元宵)》 《瑞鹤仙(红叶)》 《秋夜雨·秋夜》 《洞仙歌(柳)》 《贺新郎(E372·括杜诗)》 《行香子(舟宿兰湾)》 《贺新郎(兵后寓吴)》 《霜天晓角·人影窗纱》 《摸鱼儿(寿东轩)》 《永遇乐(绿阴)》 《春夏两相期(寿谢令人)》 《昼锦堂(荷花)》 《虞美人·梳楼》 《白苎》 《贺新郎(渺渺啼鸦了)》 《金蕉叶(秋夜不寐)》 《探芳信(菊)》 《高阳台(送翠英)》 《沁园春(寿岳君举)》 《贺新郎·秋晓》 《步蟾宫(木犀)》 《步蟾宫(中秋)》 《梅花引·荆溪阻雪》 《高阳台(闰元宵)》 《珍珠帘(寿岳君选)》 《声声慢·秋声》 《一剪梅·舟过吴江》 《花心动(南塘元夕)》 《贺新郎(弹琵琶者)》 《水龙吟(效稼轩体招落梅之魂)》 《风入松(戏人去妾)》 《尾犯(夜倚读书床)》 《高阳台(江阴道中有怀)》 《虞美人(丝丝杨柳丝丝雨)》 《声声慢(黄花深巷)》 《女冠子·元夕》 《念奴娇(梦有奏方响而舞者)》 《柳梢青(游女)》 《解佩令(春)》 《玉漏迟(寿东轩)》 《一剪梅·舟过吴江》 《贺新郎(甚矣君狂矣)》 《玉楼春(桃花湾马迹)》 《念奴娇(寿薛稼堂)》 《霜天晓角(人影窗纱)》 《瑞鹤仙(寿东轩立冬前一日)》 《贺新郎·梦冷黄金屋》 《纷蝶儿(残春)》 《一剪梅(一片春愁待酒浇)》 《贺新郎(深阁帘垂绣)》 《虞美人·听雨》 《燕归梁·凤莲》 《女冠子(竞渡)》 《贺新郎·吴江》 《柳梢青(有谈旧娼潘氏)》 《虞美人·梳楼》 《女冠子·元夕》 《蝶恋花(风莲)》 《浪淘沙(重九)》 《燕归梁(我梦唐宫春昼迟)》 《高阳台(芙蓉)》 《翠羽吟》 《贺新郎(乡士以狂得罪,赋此饯行)》 《木兰花慢(冰)》 《阮郎归(客中思马迹山)》 《南乡子(黄葵)》 《沁园春(为老人书南堂壁)》

虞美人·听雨译文及注释

译文年少的时候,歌楼上听雨,红烛盏盏,昏暗的灯光下罗帐轻盈。人到中年,在异国他乡的小船上,看蒙蒙细雨,茫茫江面,水天一线,西风中,一只失群的孤雁阵阵哀鸣。而今,人已暮年,两鬓已是白发苍苍,独自一人在僧庐下,听细雨点点。人生的悲欢离合的经历是无情的,还是让台阶前一滴滴的小雨下到天亮吧。

注释美人:词牌名断雁:失群孤雁星星:白发点点如星,形容白发很多。左思白发赋》:“星星白发,生于鬓垂。”听雨:题目

虞美人·听雨意境

  原作中前两个听雨的场景是同一个人(作者)的一种回忆。红烛昏罗帐,其中“昏”一词很好地展现了一种迷离的感觉,一种隐约的氛围,像是回忆之感。断雁叫西风的感觉也是宏大的场景,有着浓郁的个人忧伤色彩。但是最后的僧庐听雨中,完全是一种现实的描绘。“而今”一词很好的说明了现状——一种由回忆拉回现实的感受,增加了对岁月感悟

  少年时:不识愁滋味;中年时:颠沛流离的悲凉沧桑;老年时:历尽离乱后的憔悴枯槁一生的悲欢离合谁也说不清,听那窗前的秋雨一无所动,任它滴滴答答直到天明。

虞美人·听雨赏析

  这是蒋捷自己一生的真实写照。词人曾为进士,过了几年官宦生涯。但宋朝很快就灭亡。他的一生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三个时期,三种心境,读来也使人凄然。

  这首词作者自己漫长而曲折的经历中,以三幅象征性的画面,概括了从少到老在环境、生活、心情各方面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这是一首小令,却概括出少年、壮年和晚年的特殊感受,可谓言简意赅。它以“听雨”为媒介,将几十年大跨度的时间和空间相融合。少年只知追欢逐笑享受陶醉;壮年飘泊孤苦触景伤怀;老年的寂寞孤独,一生悲欢离合,尽在雨声中体现。因受国亡之痛的影响,感情变得麻木,一任雨声淋漓,消解了喜怒哀乐……而其深层则潜隐着亡国愁情。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展现的只是一时一地的片断场景,少年的心,总是放荡不羁的,年少的时候,不识愁滋味,就算听雨也要找一个浪漫的地方,选择自己喜欢的人陪在身边,那时候是无忧无虑的,没有经历人生的风雨,心中有着豪情壮志,就算忧愁,也只显得淡雅与悠然,也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在悠闲与得意中,会为了春花与秋月而不由发出感叹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一个客舟中听雨的画面,一幅水天辽阔、风急云低的江上秋雨图。而一失群孤飞的大雁。恰是作为作者自己的影子出现的。壮年之后,兵荒马乱之际,词人常常在人生的苍茫大地上踽踽独行,常常东奔西走,四方漂流。他通过只展示了这样一幅江雨图,一腔旅恨、万种离愁却都已包孕其中了。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描写的是一幅显示他的当前处境的自我画像。一个白发老人独自在僧庐下倾听着夜雨。处境之萧索,心境之凄凉,在十余字中,一览无余。江山已易主,壮年愁恨与少年欢乐,已如雨打风吹去。此时此地再听到点点滴滴的雨声,自己却已木然无动于衷了。“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表达出词人无可奈何的心绪,使其“听雨”戛然而止。

  蒋捷的这首词,内容包涵较广,感情蕴藏较深。以他一生的遭遇为主线,由少年歌楼听雨,壮年客舟听雨,写到寄居僧庐、鬓发星星。结尾两句更越过这一顶点,展现了一个新的感情境界。“一任”两个字,就表达了听雨人的心情。这种心情,在冷漠和决绝中透出深化的痛苦,可谓字字千钧。虽“一任点滴到天明”,却也同时难掩听雨人心中的不平静。身在僧庐,也无法真正与世隔绝,也不能真正忘怀人生。“点滴到天明”亦无眠到天明,无静到天明也。

  层次清楚,脉络分明,是这首词又一大特色。上片感怀已逝的岁月,下片慨叹目前的境况。按时间顺序,歌楼中少年写到客舟中壮年,再写到“鬓也星星”的老年,以“听雨”为线索,一以贯之。

蒋捷简介

蒋捷(生卒年不详)字胜欲,号竹山,阳羡(今江苏宜兴)人。先世为宜兴巨族。咸淳十年(1274)进士。宋亡后,遁迹不仕。元大德间宪使臧梦解、陆兆」交荐其才,卒不就。卷《四库总目提要》称其词「练字精深,调音谐畅,为倚声家之榘矱」。周济《介荐斋论词杂著》云:「竹山薄有才情,未窥雅操。」冯煦《蒿庵论词》亦云:「其全集中,实多有可议者。」刘熙载《艺概》卷四则云:「蒋竹山词未极流动自然,然洗炼缜密,语多创获。其志视梅溪较贞,其思视梦窗较清。刘文彦为五言长城,竹山其亦长短句之长城欤?」他平生著述,以义理为主,著有《小学详断》。词作多抒写家国之思、河山之恸。但不是正面直接地反映,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塑造一些落寞愁苦的意象,其中寄寓着怀恋故国的一片深情。内容比较宽泛,风格或沉郁悲凉,或潇洒疏俊。语言精于冶炼,有的明白如话,有的尖新动人。应是卓然独立于辛、姜二派之外的杰出词人。其代表作首推《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高度概括了作者少年、壮年、晚年三个时期的思想和感情。通过人生三部曲,反映了宋末元初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具有丰富的内涵。《一剪梅·一片春愁待酒浇》也是脍炙人口的佳作。特别是其中写舟过吴江时,「江上舟摇,楼上帘招」以及结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为人们广为传诵。蒋捷不光是炼字精深,语多创获,还在词体上有所创新。《贺新郎·兵后寓吴》是词史上独创一格的叙事词。

名句类别

山水」 「天气」 「动物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虞美人·听雨拼音版 蒋捷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cnsyzx.net/ju/5502.html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