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拼音版 纳兰性德诗词_城南实验中学

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纳兰性德的《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
原文翻译: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

万帐穹庐人醉, 星影摇摇欲坠,

归梦隔狼河, 又被河声搅碎。

还睡、还睡, 解道醒来无味。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拼音版

rú mèng lìng ·wàn zhàng qióng lú rén zuì

wàn zhàng qióng lú rén zuì , xīng yǐng yáo yáo yù zhuì ,

guī mèng gé láng hé , yòu bèi hé shēng jiǎo suì 。

hái shuì 、hái shuì , jiě dào xǐng lái wú wèi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纳兰性德的诗词大全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浣溪沙·咏五更和湘真韵》 《送荪友》 《赤枣子·风淅淅》 《浣溪沙·杨柳千条送马蹄》 《红窗月·燕归花谢》 《记征人语(边月无端照别离)》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采桑子(凉生露气湘弦润)》 《菊花新·用韵送张见阳令江华》 《浣溪沙·庚申除夜》 《河传(春浅,红怨)》 《淡黄柳·咏柳》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临江仙·丝雨如尘云著水》 《一丛花·咏并蒂莲》 《浣溪沙·败叶填溪水已冰》 《鹧鸪天(背立盈盈故作羞)》 《四和香·麦浪翻晴风飐柳》 《浣溪沙·雨歇梧桐泪乍收》 《河传·春浅》 《菩萨蛮(雾窗寒对遥天暮)》 《卜算子·新柳》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 《一络索·过尽遥山如画》 《四和香·麦浪翻晴风飐柳》 《风流子·秋郊即事》 《踏莎行·月华如水》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蝶恋花·出塞》 《踏莎行·月华如水》 《生查子·鞭影落春堤》 《点绛唇(小院新凉)》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菩萨蛮·阑风伏雨催寒食》 《浣溪沙·伏雨朝寒愁不胜》 《浣溪沙·败叶填溪水已冰》 《摊破浣溪沙(风絮飘残已化萍)》 《临江仙·丝雨如尘云著水》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长相思·山一程》 《鬓云松令·咏浴》 《生查子·鞭影落春堤》 《眼儿媚·咏红姑娘》 《蝶恋花·出塞》 《山花子·小立红桥柳半垂》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 《浣溪沙·庚申除夜》 《浣溪沙(莲漏三声烛半条)》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送荪友》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南乡子(泪咽却无声)》 《木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 《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 《相见欢(微云一抹遥峰)》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金缕曲·赠梁汾》 《满庭芳·堠雪翻鸦》 《一丛花·咏并蒂莲》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浣溪沙·杨柳千条送马蹄》 《木兰花慢·立秋夜雨送梁汾南行》 《生查子(惆怅彩云飞)》 《清平乐(泠泠彻夜)》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于中好(尘满疏帘素带飘)》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浣溪沙·雨歇梧桐泪乍收》 《浣溪沙(杨柳千条送马蹄)》 《望江南·咏弦月》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秣陵怀古·山色江声共寂寥》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于中好·送梁汾南还为题小影》 《满庭芳·堠雪翻鸦》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离别》 《山花子·小立红桥柳半垂》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水调歌头·题西山秋爽图》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 《菊花新·用韵送张见阳令江华》 《清平乐·风鬟雨鬓》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洞仙歌·咏黄葵》 《沁园春·丁巳重阳前》 《沁园春(瞬息浮生)》 《忆秦娥·山重叠》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风流子·秋郊即事》 《菩萨蛮·隔花才歇帘纤雨》 《洞仙歌·咏黄葵》 《摸鱼儿·午日雨眺》 《木兰花慢·立秋夜雨送梁汾南行》 《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注释及译文

①如梦令:相传为后唐庄宗自制曲,中有"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句,因改今名。
②穹庐:圆形的毡帐。
③归梦二句:言家乡远隔狼河,归梦不成。纵然做得归梦,河声彻夜,又把梦搅醒。狼河:白狼河,即今大凌河,在辽宁省西部。
④解道:知道。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于康熙二十一年扈从东巡时所作。此词描写了表现了深沉的思乡之情,以及作者对官场生活的厌烦。这首词在写景上相当成功,开头两句"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尤其广为传诵。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赏析二

细读纳兰词会发现,豪放是外放的风骨,忧伤才是内敛的精魂。“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一句无限风光惊绝。人尚留在“星影摇摇欲坠”的壮美凄清中未及回神,“归梦隔狼河”的现实残酷已逼近眼前。帐外响彻的白狼河的涛声将人本就难圆的乡梦击得粉碎。

 奇怪的是,这阕被王国维许之为豪壮的《如梦令》让我最先联想起的并非“黄昏饮马傍郊河”的箫壮,而是李易安“绿肥红瘦”的清廖。也许容若本身透露的意象就是如此。 人沉醉,却非全醉。尘世中总有着夜阑独醒的人,带着断崖独坐的寂寥。就算塞外风光奇绝,扈从圣驾的风光,也抵不了心底对故园的翼盼。 诺瓦利斯说,诗是对家园的无限怀想,容若这阕词是再贴切不过的注解。其实不止是容若,离乡之绪,故园之思简直是古代文人一种思维定势,脑袋里面的主旋律。切肤痛楚让文人骚客们整出这样了“生离死别”这样震撼人心的词。 那时候的人还太弱小,缺乏驰骋的能力,因此离别是重大的。一路上关山隔阻,离自己的温暖小屋越来越远,一路上昼行夜停风餐露宿,前途却茫茫无尽,不晓得哪天才能到目的地,也可能随时被不可预期的困难和危险击倒。

在种种焦虑和不安中意识到自身在天地面前如斯渺小。这种惶惑不是现在坐着飞机和火车,就可以满世界溜达的人想象的。归梦隔狼河,却被河声搅碎的痛苦,在现代人看来简直不值一提。何必做梦呢,直接视频或者电话就好了,多少话也说得尽,不必可怜巴巴寄望于梦中还家。 今人已经习惯把自己的世界掌握在可以掌握的范围之内,既明哲保身又胜券在握,何乐不为?当一座都市大的可以容纳成千上万人,而你又来去自如时,故乡的概念也被虚化。只要你愿意,可以和某人老死不相往来;或者转身把自己投入人海,今天在南半球,明天就出现在北半球。故乡的血液在现代人身上流失殆尽。 像听一场古老的戏曲,看一场皮影戏,读古人留下的诗词常浮起这样的心意。那里没有石头森林钢筋铁塔,没有无休止的工作和无法派遣的压力。桃李芳菲的场景下是人在其间踏歌漫行,时光漫漫,足可用来浪费。他们即使有哀痛,依然似不识人世愁苦的稚子。 读到这阕词的时候会有一点落寞,静静地滴下来。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创作背景

这首小令开头较为豪放,而结尾却归于万般无奈,道出了词人北巡时的清冷心境。

 此词镂景刻情,表面写景,实是叹息人生际遇之多舛,仕途之蹭蹬,表达了强烈的时空感和一个觉醒者的孤独意识。蔡嵩云《柯亭词作》云:“纳兰小词,丰神迥绝”,“尤工写塞外荒寒之景,殆扈从时所身历,故言之亲切如此”。纳兰身历此情此景,清醒地意识到“我”作为“独立的这一个”的存在。此时,时代虽历“康乾盛世”,然封建君主制的衰落与腐朽已毕现于“烈火烹油,锦上添花”的背面。少年早慧、颖悟过人的纳兰,过早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自然成了那个时代惟一醒着却无路可走的人。故其笔下的塞外风光,在草露蕴藉、亲切可人之外,还具有了独特而朴素的形而上的孤独意识。 

纳兰容若曾与康熙北巡,此令概北巡期间所作。“穹庐”应指北巡行营的围帐,“万帐”即形容规模庞大,时已入夜,如此大军却悄然无声,此处写静。“人醉”,醉眼再加上野外天低,所以“星影摇摇欲坠”,此处显动。星影摇晃下,人也沉沉睡去,欲梦回家乡,却“又被河声搅碎”。人身不得还,连梦也不得还。又能怎样呢,还是睡去吧,纵然无梦,但也无知无觉,总好过醒时的寂寞无奈。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赏析三

以前总觉得纳兰词的风骨就是豪放、大气,今夜细读之下,竟然读出些许忧伤的精魂。 
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一句,无限风光惊绝,曾被王国维评为“千古壮观”。可人尚留在“星影摇摇欲坠”的壮美凄清中未及回神,“归梦隔狼河”的残酷现实已逼近眼前。帐外响彻白狼河之水滔滔奔腾,将乡梦无情击碎,苍凉的孤独无处可解。 
人沉醉,却非全醉。独对塞外星辰、沙场群帐,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之“醉”,还是众人皆醒我独醉之“醉”? 
“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终于在欢喜之后体会到苦痛,却难以脱身逃离。  
一醉一坠一碎,一醒一睡一味,情景对照,写尽了纳兰内心深层惆怅、伤古的情怀。恍若看到,旷世时空之间,一个茕茕孑立的独弄清影。

纳兰性德简介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族,满洲正黄旗,清初著名词人。 性德少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继承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均有一定造诣。康熙十五年(进士。授三等侍卫,寻晋一等,武官正三品。 妻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夫人,婚后三年,妻子亡故,吴江叶元礼亲为之撰墓志铭,继娶官氏,赐淑人。妾颜氏,后纳江南沈宛,著有《选梦词》“风韵不减夫婿”,亡佚。纳兰性德死时,年仅三十一岁,“文人祚薄,哀动天地”葬于京西皂荚屯。有三子四女。一女嫁与骁将年羹尧。纳兰性德与朱彝尊陈维崧顾贞观、姜宸英、严绳孙等汉族名士交游,从一定程度上为清廷笼络住一批汉族知识分子。一生著作颇丰:《通志堂集》二十卷、《渌水亭杂识》四卷,《词林正略》;辑《大易集义粹言》八十卷,《陈氏礼记说补正》三十八卷;编选《近词初集》、《名家绝句钞》、《全唐诗选》等书,笔力惊人。 纳兰性德以词闻,现存349首,哀感顽艳,有南唐后主遗风,悼亡词情真意切,痛彻肺腑,令人不忍卒读,王国维有评:"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朱祖谋云:"八百年来无此作者" ,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作词皆幽艳哀断,所谓别有怀抱者也",当时盛传,“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词》传至国外,朝鲜人谓“谁料晓风残月后,而今重见柳屯田”。纳兰词初名《侧帽》,后名《饮水》,现统称纳兰词。

名句类别

抒情」 「思乡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拼音版 纳兰性德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cnsyzx.net/ju/5758.html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