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周紫芝的《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原文翻译:
一点残红欲尽时。乍凉秋气满屏帏。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调宝瑟,拨金猊。那时同唱鹧鸪词。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拼音版
yī diǎn cán hóng yù jìn shí 。zhà liáng qiū qì mǎn píng wéi 。wú tóng yè shàng sān gèng yǔ ,yè yè shēng shēng shì bié lí 。
diào bǎo sè ,bō jīn ní 。nà shí tóng chàng zhè gū cí 。rú jīn fēng yǔ xī lóu yè ,bú tīng qīng gē yě lèi chuí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周紫芝的诗词大全

《鹧鸪天(荆州都倅·生日)》 《渔父词(六之二)》 《卜算子(西窗见剪榴花)》 《减字木兰花(内子生日)》 《水龙吟(题梦云轩)》 《千秋岁(叶审言生日)》 《渔家傲(夜饮木芙蓉下)》 《西地锦》 《菩萨蛮(赋疑梅香)》 《感皇恩(送侯彦嘉归彭泽)》 《鹧鸪天(七夕)》 《踏莎行·情似游丝》 《减字木兰花(晁别驾生日)》 《渔父词(六之五)》 《潇湘夜雨》 《渔家傲(送李彦恢宰旌德)》 《小重山(方元相生日)》 《好事近(谢人分似蜡梅一枝)》 《西江月(和孙子绍拒霜词)》 《感皇恩(送晁别驾赴朝)》 《卜算子·席上送王彦猷》 《采桑子(雨后至玉壶轩)》 《感皇恩(竹坡老人步上南冈,得堂基于孤峰绝顶间,喜甚,戏作长短句)》 《鹧鸪天(和刘长孺有赠)》 《酹江月(送路使君)》 《水龙吟(天申节祝圣词)》 《采桑子(将离武林)》 《潇湘夜雨(二妙堂作)》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鹧鸪天(李彦恢生日)》 《朝中措(登西湖北高峰作)》 《生查子(春寒入翠帷)》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好事近(青阳道中见梅花。是日微风,花已有落者)》 《渔父词(六之三)》 《卜算子(再和彦猷)》 《水调歌头(雨后月出西湖作)》 《汉宫春(己未中秋作)》 《感皇恩(除夜作)》 《虞美人(食瓜有感)》 《摊破浣溪沙(茶词)》 《水龙吟(天申节祝圣词)》 《减字木兰花(雨中熟睡)》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 《踏莎行(和人赋双鱼花)》 《醉落魄(江天云薄)》 《潇湘夜雨(和潘都曹九日词)》 《卜算子·席上送王彦猷》 《点绛唇(西池桃花落尽赋此)》 《好事近(海棠)》 《醉落魄(重午日过石熙明,出侍儿鸳鸯)》 《渔父词(六之六)》 《千秋岁(春欲去,二妙老人戏作长短句留之,为社中一笑)》 《浪淘沙(己未除夜)》 《摊破浣溪沙(汤词)》 《鹧鸪天(和孙子绍菊花词)》 《秦楼月》 《临江仙(记得武陵相见日)》 《忆王孙(绝笔)》 《踏莎行(谢人寄梅花)》 《渔父词(六之四)》 《踏莎行(情似游丝)》 《一剪梅(送杨师醇赴官)》 《朝中措(移桃花作)》 《沙塞子(中秋无月)》 《水调歌头(丙午登白鹭亭作)》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 《雨中花令(吴兴道中,颇厌行役,作此曲寄武林交旧)》 《点绛唇(内子生日)》 《南柯子(方钱唐出侍儿,范谢州要予作此词)》 《鹧鸪天(沈彦述生日)》 《阮郎归(西湖摘杨梅作)》 《沙塞子(席上送赵戒叔,时东南方扰)》 《永遇乐(五日)》 《西江月(席上赋双荔子)》 《千秋岁(生日)》 《水调歌头(王次卿归自彭门,中秋步月)》 《浣溪沙(和陈相之题烟波图)》 《浣溪沙(今岁冬温,近腊无雪,而梅殊未放。戏作浣溪沙三叠,以望发奇秀)》 《潇湘夜雨(濡须对雪)》 《踏莎行·情似游丝》 《宴桃源(与孙祖恭求蘼酴)》 《青玉案(凌歊台怀姑溪老人李端叔)》 《临江仙·送光州曾使君》 《水龙吟(须江望九华作)》 《虞美人(西池见梅作)》 《渔家傲(往岁阻风长芦,夜半舟中所见如此)》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注释

残红:此指将熄灭的灯焰。调:抚弄乐器。金猊:狮形的铜制香炉。这句指拨去炉中之香灰。西楼:作者住处。

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鉴赏

  孙竞称周紫芝的《竹坡词》“清丽婉曲”。这首《鹧鸪天》可以安得上这个评语。词中以今昔对比、悲喜交杂、委婉曲折而又缠绵含蓄的手法写雨怀人的别情。上片首两句写室内一灯荧荧,灯油将尽而灯光转为暗红,虽说是乍凉天气未寒时,但那凄清的气氛已充溢在画屏帏幕之间。这里从词人的视觉转到身上的感觉,将夜深、灯暗而又清冷的秋夜景况渲染托出。

  “梧桐”二句,写出词人的听觉,点出“三更秋雨”这个特定环境;此系化用温庭筠更漏子》下片词意:“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词直接写雨声,间接写人,这首词亦复如此。这秋夜无寐所感受到的别离之悲,以雨滴梧桐的音响来暗示,能使人物在特定环境中的感受更富感染力量。所谓“叶叶声声是别离”,与欧阳修的“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玉楼春》)异曲同工,都是借情感对声音的反应表达由此构成的心理影响。那“空阶滴到明”和“叶叶声声是别离”,同样都是为了更深入地刻绘出别离所带来的悲苦心情。

  换头“调宝瑟”三句展开回忆,犹记当年两人相对而坐,伊人轻轻调弄弦索,自己则拨动着金猊炉中的香灰。两人低声唱起那首鹧鸪词,乐声悦耳,歌声赏心;这恐怕是聚首期间最难忘的一幕了。联系着这段美妙往事的纽带是这支鹧鸪词,仍然是音响,不过这是回忆中的歌声和乐曲声,并非现实中的秋雨声。下片回忆中的欢乐之音与上片离别后的凄凉雨声,构成昔欢今悲的鲜明对照,真是袅袅余音只能引起悠悠长恨了。

  结末“如今”两句,是使词意转折而又深化的着力之笔。“如今”两字,由“那时”折回眼前。那时同唱小调,如今却独居西楼,唯闻风声萧萧,雨声滴滴;“不听清歌也泪垂”,以未定语气呼应上片末句,显示了词人心头的波涛起伏;自从别离以后,经常闻歌而引起怀人的伤感,记忆中的美妙歌声无时不萦回耳际,而在今夜那风雨凄凄、“万叶千声皆是恨”的情况下,即使不听清歌也就足以使人泪下而不能自止了。这里转折词意,也是为深化词意,暗示出从曲终人不见、闻歌倍怀人到不听清歌亦伤神的内心感情变化,以悬念方式道出对伊人的情之深,思之切。

  周紫芝在另一首《鹧鸪天》词的小序里指出:“予少时酷喜小晏词,故其所作,时有似其体制者。”可以拿晏几道的《鹧鸪天》来作一比较:“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上片写昔年相逢于豪筵之前,下片叙别后思念。末两句先直说今夜重逢,本为久别再见,应该十分欢欣,只因以往失望次数太多,反而相对而不敢相信。一个“恐”字,转折词意,把惊喜怀疑的神情表现无遗,不仅道出相逢前相思之苦,而且通过疑真为梦,反映了目前的相逢之乐更是不同寻常。这种写法是直说而仍有转折,有感情起伏。

  两者相比,这首词所采用的手法,如昔与今、喜与悲、正面说与反面说等等手法,做到委婉曲折而又含蓄深沉,确乎从小晏词变化而来。特别是末尾两句,以“如今”作为“昔与今、喜与悲”的转折词,以否定语气点出别离之苦,再相见之难,较直说更易引人深思。

周紫芝简介

周紫芝(1082-1155),字小隐,号竹坡居士。宣城(今属安徽)人。少时家贫,勤学不辍,绍兴十二年(1142年)进士。历官枢密院编修,绍兴十七年(1147年)为右迪功郎敕令所删定官。二十一年四月出京知兴国军(今湖北阳新县),为政简静,晚年隐居九江庐山。谀颂秦桧父子,为时论所嘲。约卒于绍兴末年。著有《太仓稊米集》、《竹坡诗话》、《竹坡词》。有子周畴。从李之仪、吕好问吕本中父子、葛立方游,往来甚密。

周紫芝以诗著名,无典故堆砌,自然顺畅。周紫芝也能词,风格与诗近,清丽婉曲,无刻意雕琢痕迹。譬如《踏莎行》写离人别情:“游丝飞絮,斜阳烟渚,愁情无数。”给人的感觉是情深意切,景物迷离。堪称难得 的上乘之作。其中“泪珠阁定空相觑”一句的用词尤其巧妙,最后这一问更是催人泪下。其他如《生查子》、《西江月》、《菩萨蛮》、《谒金门》、《卜算子》等都是佳作。著有《太仓稊米集》七十卷、《竹坡诗话》一卷、《竹坡词》三卷。周紫芝存词150首。

名句类别

抒情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鹧鸪天·一点残红欲尽时拼音版 周紫芝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cnsyzx.net/ju/689.html